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亚美am

时间:2020-02-27 13:24:47 作者:立即博 浏览量:46620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亚美am】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,见下图

复兴论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,见下图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,如下图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如下图

复兴论,如下图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,见图

亚美am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复兴论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亚美a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1.复兴论

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2.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3.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4.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复兴论复兴论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。亚美am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ag用户积分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m88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美狮贵宾注册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在线二八杠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锦海国际

复兴论....

相关资讯
ag手机客户端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环亚官方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环亚集团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ag注册充值

想我中华受命于天,文明日久,绵绵数千载矣。道德之隆,器物之盛,洋洋乎不可胜言也。然近世以降,国祚不昌,屡逢兵燹,数遭犯边,山河破碎,疆土凌迟,几至宗庙隳颓,社稷倾覆。国殇之痛,甚于抉目。我华夏志士每痛恨于此,叹息不已,乃图复兴。然华夏之复兴,何所由也?先辈志士,思华夏之衰在于贫弱,贫则恒有内忧,弱则叵御外侮。是故复兴之道在于致富强。或曰:“当兴建设,务货殖,崇商重利,聚金敛财,充盈府库。”,此求富也;或曰:“盍修矛戟,具甲胄,万夫投死,扬威海内,布武天下?”,此求强也。然则富云富云,唯金帛云乎哉?强云强云,唯甲兵云乎哉?金帛虽众,若分之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使贫者愈贫,富者愈富,且贫者谄而媚上,富者骄以陵下,斯取祸之道也。若兹,虽富有四海,亦未可谓之富也。甲兵虽利,若好战乐杀,横放无义,对外攻掠屠戮,于内暴虐少恩,徒知恃力制人身,不以德服人心,《金人铭》曰:“强梁者不得其死”,此败亡之道也。若兹,虽灭国无数,亦未可谓之强也。 我华夏经营复兴已逾百年,颇有所成,财货不可不谓多矣,兵戎不可不谓利矣,然则未敢言华夏已然复兴矣。何也?思曩时,我中华文物典章,制度人心,越诸国之上也甚矣,德音达乎八荒,乃至远邦来朝,四夷宾服,何其盛也!朝鲜、日本、越南诸国,唯华夏威仪是瞻,唯中国法度是效,匪以力强之,寔心悦诚服也。较诸今日,虽我财货甲兵不逊他国,然天下小我者众矣:日据海岛,韩窥长白,越侵南海,昔拳拳之友邦,今嚣嚣之雠敌。不啻外邦,亦与台湾同胞,手足相怨,兄弟阋墙,不亦悲夫! 人之不我敬,原其故,盖以我独知有金帛,不知有仁义;独知有甲兵,不知有礼乐。纵收海内之资,不以仁义取之,不离蛮夷;有天下之地,不以礼乐治之,不过胡虏。仁义失,礼乐丧,虽居中国,亦为戎狄,不以华夏称也。茍戎狄而已矣,又何敬之有?由是观之,财戎之未足以凭,审矣!财戎之未足,然则又何所益焉?窃以为华夏欲复兴,所籍者三,曰:天命,大人,圣人之言。此三者,君子之所畏者也。兴亡之道,存灭之机,可以不畏之乎?天命者,天之降大任也。人得命则贵,失命则贱;家邦得命则兴,失命则衰。茍得命,虽牧马野人,亦可倏忽开疆万里,蒙古之谓也;茍失命,虽一统宇内,亦可遽然分崩离析,罗马之谓也。嗟乎,天命靡常!然天命之受也由机,天命之保也由德。《书》曰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”瞻彼多邦,浡然而起者也纷纷,能守其命者几何?皆不过三世而衰,百年而亡,盖以失道无德也。华夏近代之衰亦由此。或曰:“如是,则我华夏失爱于天,天将丧我矣!”余则曰:“不然。”虽天夺我命,多降灾祸,然终存我社稷,其幸也欤,其不幸也欤?窃以为幸也。此天示警之兆也。天望我修己用配天命也。《诗》曰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我华夏享祚数千载,非以厥德永褒不坠,实乃我先祖能日新其德,故常有新命。皇天诚不我弃也。是故,华夏之复兴,唯天命是赖。大人者,圣人也,与天地合德。或得其位,谓之圣王;或不得其位,谓之圣贤。华夏之复兴在于得天命,然则天命奚知?曰:见于大人。盖凡天锡命于某邦,必降之以圣人也。圣人出,则国家兴。譬诸摩西,亚历山大,默罕默德,皆大人也。摩西出,犹太洪范是建;亚历山大起,希腊文化四邻;穆罕默德生,阿拉伯基业乃培。至于我华夏,则圣人庶矣。尧舜禹始塑诸夏,汤周礼乐相传,仲尼绍祖述先,乃集大成,此有上古隆盛之势。近世德衰,德衰则天命不格,天命不格,则大人不见,是以圣人久绝迹于神州。大人须时而出,华夏今欲复兴,当务敬天修德,以候其时。待时至,天命归,则必见龙在田。圣人之言者,大人之所以传后世也。圣王罕有,圣贤几希,虽盛德巍巍,其恩难及身后;功业赫赫,其成或享数世。唯立言一途,乃可遗泽万代。圣人思天命,察人事,多有所获,是以能弘其德而建其功。圣人弗敢私,必发诸言,书诸文,以喻他人。常人虽愚鲁,亦有益焉。矧前圣既没,后圣乃继。前圣必垂教以启后圣,后圣必蒙训以述前圣。相继相承,道是以不废。尧传舜,舜传禹,禹传汤,汤传文、武、周公,仲尼生,缵先圣之绪,而道大光——是华夏之道统也,而六经载之,仁义礼乐之谓也。当是时,新圣未生,则我辈为之奈何?夫失命在于德衰,德衰在于道昧。今道统式微,不绝若线,是故尽心保有,倡明经义,以候大人,是我辈之任也。待一朝新圣升,得我辈之所保存发扬,始可循先人之迹,感古圣之心,乃振华夏。要之,曰:复兴之道不尚财货,不逞干戈。茍能承天命,待大人,而述圣人之言,我华夏必礼乐彬彬,文章焕然。如是,则何患不复兴哉!翻译:想想我们中华民族从上天那里接受天命,文化昌明了很长时间,延绵不绝有数千年了。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水平高到无法完全用语言表达。然而近代以来,国家的运数不是很好,多次遭受兵火和侵略,山河破碎,国土逐渐丧失,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境地。国难的伤痛,比挖掉眼睛还疼。我们华夏民族的志士常常对此感到痛惜和遗憾,叹息不已,于是就希望华夏复兴。然而华夏民族应该由哪种方式复兴呢?先辈志士,认为华夏文明的衰落在于贫穷和弱小。贫困就会常常有内部统治的危机,弱小就会无法抵御外国欺侮。所以复兴之道在于使国家富强。有人说:“应当兴起建设,专心发展经济,崇尚商业,重视利润,敛聚财富,来使国库充盈。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富裕。有人说:“为何不磨利我们的进攻武器,准备好我们的防御武器,许多人不顾性命地去战斗,使我们的威名被全世界知晓,使我们武力遍布全天下?”这种观点是为了寻求强大。然而,总说“富裕,富裕”,这难道只说的是物质财富吗?总说“强大,强大”,这难道只是说的是武器装备吗?即使有很多的财富,如果分配不均,盘剥穷人的财产去侍奉富人,让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,而且穷人因为贫穷就去谄媚富人,富人因为富裕就骄横地欺凌穷人,这是会招来祸事的做法。像这样,即使富有四海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富裕。即使有武器装备很先进,如果爱好战争,喜欢杀戮,骄横放纵,缺乏基本的道德准则,对外侵略、劫掠和屠杀,对内进行残暴统治,不给人民恩惠。只知道用暴力制服别人的身体,不知道用德行使人民心服。就像《金人铭》里说过的:“强横凶暴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,这是会招致败亡的做法。像这样,虽然消灭了许多国家,也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强大。我们华夏民族经营复兴的计划已经超过一百年了,颇有些成就。财富不可说不多,武器装备不可以说不先进。然而現在还不好说华夏已经复兴了。为什么呢?想想以前,我们中国的文化、器物、典章与制度水平和人民精神境界,远远地超过各国之上。有德的名声可以到达世界偏远的角落,以致各国都来朝拜,四周的不发达国家都感到佩服,那是多么的兴盛啊!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等国,只能仰望华夏的威仪,效法中国的制度,这不是用武力强迫他们这么做的,实在是因为他们心悦诚服。相比较于今天,虽然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比其它国家差,但是世界上轻视我国的人很多:日本占据了海岛,韩国窥伺我们的长白山,越南侵占我们的南海,昔日里那些诚恳学习我们的友邦,今天却是我们傲慢的仇敌。不仅仅是外国,就是与台湾同胞,也是兄弟手足之间相互怨恨,争吵,这不是很悲哀吗?人们不尊敬我国,推究其缘故,在于我们只知道有财产,不知道有仁义;只知道有武器装备,不知道有礼乐。即便是将全世界的财产都收归我有,去不是通过仁义的方式取财,这就和蛮夷差不多;即使拥有天下的土地,却不用礼乐来治理,这就比胡虏强不了多少。失去了仁义和礼乐,虽然我们是住在中国的土地上,却也还是戎狄一类的野蛮人,不能称得上是华夏。如果我们只是戎狄一样的野蛮人,别人又为何要尊敬我们呢?由此看来,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足以依靠的这点很清楚了。财富和军事力量是不够的,那么在此之上还需要增加什么呢?我认为华夏如果想复兴,所依靠的主要有三样,就是:天命,大人和圣人之言。这三样,是君子所敬畏的。国家兴亡存灭的关键,难道可以不敬畏吗?天命就是上天给予的重大责任。个人得到天命就会有很高的地位,失去天命就会地位低贱;家族和国家得到天命就会兴盛,失去天命就会衰败。如果得到了天命,虽然是偏僻地方牧马的人也可以迅速将疆土扩展一万里,这说的就是蒙古帝国;如果失去天命,就算统一的大帝国也会迅速分崩离析,这说的就是罗马帝国。唉,天命无常啊!然而,天命的获得是通过机缘巧合,保持天命不丧失却是通过德行。《尚书》说:“上天不会特别亲爱于谁,它只是帮助那些有德行的啊。”看看那么多国家,能强势崛起的有很多,能最终保住其天命的又有几个?都不过是三代人就衰落,一百年就灭亡,这是因为失道无德。华夏近代的衰败也是因为如此。有人说:“像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华夏民族就失去了上天的眷顾,天将灭亡我们了!”我则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虽然上天剥夺了我们的天命,降下很多灾难,但是最终还是保存了我们的国家,这是我们的幸运呢,还是我们的不幸呢?我认为是幸运。这是上天显示出来用来警告我们的征兆。上天希望我们修养自己来使自己配得上接受天命。《诗经》说过:“周虽然是个古老的国家,但我们的天命却是新的。”我们华夏民族享受了数千年的文明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德行永远保持着不会衰败,实在是我们的先祖能经常更正自己的行为,所以经常会有新的天命。上天确实是没有抛弃我们啊。所以说,华夏民族的复兴,只能依靠天命。大人就是圣人,他们的德行与天地相合。有的拥有统治权,称为圣王,有的没有统治权,称为圣贤。华夏的复兴在于得到天命,然而是否得到天命又从何而知呢?答案是:在伟大的人这里显现出来。原来每当天要赐天命给某个国家时,必然会让圣人降生在这个国家。圣人出来,国家就兴盛了。譬如摩西,亚历山大和穆罕默德,都是伟大的人。摩西出来了,犹太人伟大的律法就这样建立了;亚历山大起来了,希腊人就用自己的文化同化了四周的邻居;穆罕默德出生了,阿拉伯帝国的基业就奠定了。至于我们华夏民族,圣人就很多了。尧舜禹时华夏各部族初具规模,商汤将礼乐制度传承给周代的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继承先人的文明,并集大成,于是有了上古华夏文明隆盛的势态。近代华夏民族德行衰落,德行衰落就会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天命不来到我们这,伟大的人就不会出现,所以圣人绝迹于中国已经很久。伟大的人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会出来,现在华夏民族想复兴,应当努力做到敬畏上天,修养品德,来等待时机。等到时间成熟,天命重新回到我们这里,则必然会有伟大的人出现。圣人之言就是伟大的人用来传给后世的东西。圣王和圣贤都很稀有罕见。虽然他们的圣德像山一样高,也很难将恩惠施给他们去世以后的世界;虽然功业显赫,他们的成就大概也就能享受几代人。只有通过立言,才可以将好处遗留万代。圣人思考天命,体察人事,领悟了许多东西,所以他们能使自己的德行广大,而建有功业。圣人对于他们领悟到的道理不敢私占,必然会用语言说出来,用文字写出来,来教导其它人。普通人就算愚蠢迟钝,也会有些获益。况且前面的圣人死了,后面还会有圣人出来继承他们。前面的圣人必然要留下教导来启迪后面的圣人,后面的圣人必然会接受教导来遵循前面的圣人。一代代的继承,所以正道不会被废弃。尧传给舜,舜传给禹,禹传给汤,汤传给文王、武王、周公,孔子出生了,继承了先前圣人们未完成的事业,于是正道极大的昭示——这就是华夏的道统,记载在六经之上,指的就是仁义礼乐。在现在这个时候,新的圣人还没出生,我们这代人该干些什么呢?华夏失去天命在于德行衰败,德行衰败在于正道暗昧不明。现在道统式微,就像一根还没断的线一样近于灭亡,所以说,尽心保有这道统,倡明六经的意旨,像这样来等待伟大的人的出现,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。等到某一天新的圣人出来了,得到我们这代人保存和发扬的道统,他才可以沿着先人的脚步,感受古代圣人的心思,于是就振兴华夏。总的来说,复兴之道不崇尚财富,不炫耀武力。如果能承接天命,等待伟大的人出现,同时遵循和集成圣人说的话,我们华夏必然礼乐和谐,兼有形式和内容,而且制度昌明。像这样,又为什么要担心不能复兴呢?

作者:ryukeumheum

....
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