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:978888136
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

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

2020-02-27 12:05:47 作者:百家国际娱乐 原创

  吊温州死难者文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 来看下吧。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吊温州死难者文【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】

吊温州死难者文吊温州死难者文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【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】吊温州死难者文吊温州死难者文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吊温州死难者文

吊温州死难者文吊温州死难者文

【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】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吊温州死难者文

吊温州死难者文吊温州死难者文【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】

(当前内容是原创文章,转载请联系网站管理人员,否则视为侵权。)

上篇:ag亚游会平台 下篇:ag环亚集团官方
热门推荐

m88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……

凯时真人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……

万博体育官网

吊温州死难者文……

二八杠游戏网

呜呼,天有不测,乃有无妄之灾;人事不顺,卒生旦夕之祸。乙未己卯,惊闻倾覆之祸:两车追尾于温州,列车悬空于长桥,卒而坠落。死伤甚巨,突闻噩耗,忽如惊雷,其悲惨之状,堪为国殇。 然肉食者怠于祸,丧亲者否知信,令闻者心寒,听者愤慨。然其振振有词,防口甚于防川者,几欲推祸于天耶!使心存济物之士,徒生不平之怒;令胸怀社稷之人,顿发节南之叹! 古人云:“不平则鸣,有怨则发。”但悲其死难者安的鸣其怨乎?纵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,其怨可平乎?而今民意汹涌,舆论所指者,岂无由乎?祸既发,则当救伤者,抚痛者,使民知其情,达其意,而使天下心一也,则可齐心待祸,痛定思痛,以行亡羊补牢之举也。而闭塞消息,民不知其所以,是故有疑,有疑而不答,是故有怨,而当事者恣傲之态,更使民怒矣。 圣人云:“民为贵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”古之贤者所尚也,而今帝制不存,久推民主法治之道,然关民之事,何其难也?众皆曰:此诚官僚横行,硕鼠废事之故也。然其弊,吾党主席总理亦痛之矣。而欲除其弊者,非民心上达而下行不可行也。古有谤木,使民谤讥于市朝,则足明圣听,尽除弊政,四夷来朝。后有华表,使民以目于道路,则国人皆怨,卒生乱矣。 思今之祸,其偶然乎?其必然乎?其偶然于必然之后矣。久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三尺之冰积于日寒。天灾不可防,则人祸犹可避,纵人祸不可避,则民心足可恤!遥想汶川之时,举国皆哀,上下一心,纵乞路者犹解囊相捐矣。救灾壮举,其心足以昭日月,其行可以撼山河,.令世界惊叹,外邦侧目。而今日之状则何其异也! 总理云:“使民活之有尊严。”德政之语也。而今日当事者令其身之不存,命之不保,其尊严何存焉?而欲平其怨者,疏胜于堵也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有忧患,当思殷鉴。死者已矣,活着犹生,纵资财百万,丧亲者安得见亲人音容矣?盖生灵无价,政在得民,民心之向关乎世运,愿吾国无复现温州之事矣! 北柯太守,一介布衣,心有忧思而力不可及,拙笔陋文,长歌当哭,愿书生者之哀,亡者之怨。为死难者一哭焉,魂之安兮,尙飨!

翻译:唉,大自然有不测,可以发生不可预料的灾难,而人的事情处理不好,早晚也会发生祸难。乙未月己卯日,听到列车出轨倾覆的灾祸:两辆列车在温州追尾,在高架桥上面悬空,后来坠落。死伤的人数极多,听到这个坏消息就像听到了惊雷。这场灾难悲惨的情况,可以说是国殇。 但是当事的官员对这场灾祸有所懈怠,丧失亲人的人连音信都不知道。令听到这件事的人心寒而愤慨。但是官员振振有词说: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,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。还对信息有所保留阻碍的行为。令心存济物的人,空发不平的怨怒,叫关心国家的人,顿时发出类似《节南山》这样的哀叹。 古人说:“心中有不平就会说话,有怨怒就会发出。”可是那些死难者心中的怨言有谁来说?即使是像望帝啼血,精卫填海这样的行为可以消平他们的心中之怨吗?而且当今人民怒意汹涌,舆论所指的难道没有原因吗?祸难已经发生了,就应该救那些伤者,抚恤丧失亲人而痛苦的人,叫人民知道灾难的具体情况,传达他们的意愿,让天下的人心统一,来面对这场灾祸。在痛定思痛的基础上实行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。而使消息不能及时传达,人们不知道灾祸的具体情况。人们就会有疑问,有了疑问得不到回答就会有怨言,而当事官员傲慢的言行态度就更使人民发怒了。 圣人曾经说:“人民是最贵重的,君王是轻的,国家是次要的。”古代的贤达是这样推崇的,可现在封建帝制已经不存在,推行民主法治的国策已经很久,为什么关乎人民的事行动起来这么难。众人都说:这是官僚主义横行,一些贪腐的官员使政令不行,坏了大事。但是这种弊端,也是我党、主席、总理在讲话中所痛心疾首的,要除掉这种弊端,非人民的意愿可以上达形成政令再下行不可的。古代最早的时候,国家立谤木,使人民可以在市朝随意上谏,所以能够尽除弊政,内部团结使外邦都来朝贺,后来谤木变成了华表,不许人民说话,人民在道路上用眼神交流,人民都有怨恨,最后发生了内乱。 思考今天的灾祸,是偶然还是必然?这种偶然的灾祸背后是有一定必然的原因的。经常听说千里的大堤,毁坏在蚂蚁洞上,三尺的冰厚是一天天的寒冷积蓄而成。天灾不能够预防,人祸是可以躲避的,即使人祸也必能躲避,那么民心是足可体恤安慰的。想想汶川地震的时候,举国都化悲痛为力量,上下一心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解囊捐款救灾,救灾壮举,这样的心志可以感昭日月,这样的行为可以撼动山河,叫世界的都惊叹,外国都侧目,可是今天的情况是多么不同啊!温总理说:要让老百姓有尊严,是施行德政的话,可是现在的当事官员,使人民连生命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那么尊严又在哪里存在。想要消平人民的怨言,疏导的方法胜过堵塞啊。前面的事不忘记,可以当做后面事的教训,国家有了忧患的时候,就应该想起历史这面镜子。 死了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生存,即使给他们百万钱财,那些死难者的亲人再能看到亲人的音容笑貌吗?所以说生命是无价的,施政中心在于得到天下的民心,民心的所向关乎整个民族的命运,希望不要再让温州这样的事出现在我国了! 北柯太守,只是一介布衣,心里有忧思而无力可及,所以用笨拙的笔杆浅陋的文字写点哀悼的文字,希望能够抒发生还者的悲哀,死难者的怨言,权当为死难的人哭一声,愿你们灵魂安息,享受祭品吧。

作者:北柯太守

……

澳门皇冠体育

吊温州死难者文……
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