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ag用户积分

时间:2020-02-28 22:59:06 作者: 浏览量:35917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ag用户积分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,见下图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如下图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如下图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1张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,如下图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2张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 见下图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3张

ag用户积分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4张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5张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ag用户积分 相关图片 第6张

原之赞与骂

ag用户积分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1.原之赞与骂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2.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3.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

4.原之赞与骂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原之赞与骂原之赞与骂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。ag用户积分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任天堂国际

原之赞与骂

ag手机客户端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环亚客户端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澳门大金沙

原之赞与骂....

威尼斯备用网址

原之赞与骂....

相关资讯
波音平台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明升亚洲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ag手机客户端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澳门真人现金赌场

古云:骂者爱也,闻过则喜。孔子骂樊迟,惜其不争也。贤母骂徐庶,痛其不明也。共产党骂国民政府黑暗腐败,义正词严,民心归符,遂得天下;国民党杀志士仁人宁枉勿纵,天怨神怒,众叛亲离,终失江山。嘉靖念海瑞之忠,忍而不杀,幸未铸成大错;纣王待比干之直,剖腹挖心,己身灰飞烟灭。陕北民尝因征粮过重而恶骂毛泽东当被雷劈死,上闻,置诸一笑而为之减,恤民艰也。隋文帝示民间糠食于群臣,涕泣自责。遇关中饥民就食于洛阳,搀扶避让,哀民苦也。时万民奔命,饥寒交迫,怨骂之声当不绝于耳矣,帝焉有不闻之理?唯鉴谅而已。历史之鉴,能不思之、慎之乎?今人亦骂,非骂国也,骂贪腐盛行,骂权大于法,骂世道不公,骂贫富悬殊,骂地方官与民争利,骂现存诸丑闻恶行。窃以为,国人之骂,理也!确也!发人深省也!爱国情真也!若恶之而不能容,则万民噤声矣。安知民有骂即有望,民声绝则国将亡矣。赞颂,可予人以愉悦,亦可致人于陶醉,毛主席晚年之误,与举国崇拜密不可分也,其推波助澜之烈,亘古罕见。国人至今尚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轻重缓急,识者自明焉。智者当善从国人之骂中汲取教训,不断进步耳。古人又云:“为官者至廉止小善,丝贪即大恶。”西人视责政府弹官员为常理,视其绩效为本份,毋须赞。小过即大失于民,抵骂,同理也。若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、穆巴拉克之流,皆独裁之著者。琚位,无不刻意导其国人为己歌功颂德,树碑立像,必欲长固其权,乃至永世不易者。孰料适得其反,终至惨淡收场。此乃世人所共知也!任何政党或政府之成败得失,皆决于己行,赞、骂岂能易其质耶?然亦可左右其未行之取向耳。惜者,吾国之官员,多好谀恶谏,喜颂厌骂,饰非掩过,相沿成习。小官即显大威,示外一贯正确。鲜有知错即改者。地方官与民争利,遇拒即压,雷语惊人,令闻者心寒胆震。呜呼!古官犹不屑为之恶行,奈何今官据以为能,复据以为荣耶?偶见官府因大失其责而事后致歉者,论赞官矜,幌若稀世之美谈。百姓虽有腹诽,然亦无奈也。胡主席锦涛于“七一”致词内云:“吾侪当拜民众为师,听民声,从民愿,体民苦,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元首于己之国民,谦恭礼敬,言恳意切,感人至深,足以垂范当今,楷模后世焉。寄望吾国之“精英”多现有识之士,少见巧饰之辈,理性对待国人之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之动力,则天下幸甚,苍生幸甚,善莫大焉!翻译:古人认为,骂往往是出自真爱,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错应该高兴才对。孔子骂樊迟,是老师惋惜学生缺乏远大志向。母亲骂徐庶,是心痛自己的儿子不能坚持正确的道路。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,大义凛然,严词痛斥,致使对此具有切肤之痛的广大民众争相归符,从而夺取了天下。国民党杀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,宁可杀错不肯放过,导致人人痛恨,众叛亲离,从而丢掉了大好江山。明朝的嘉靖皇帝,非常明白敢于痛骂自己的海瑞是真正的大忠大爱,所以强忍着没有把他杀掉,总算没有铸成大错。商纣王因为听信妲己的妖言,将正直的大臣比干剖腹挖心,最终落得个亡国自焚的悲惨结局。延安时期,有陕北农民因不满边区政府征粮过多而恶骂毛泽东应该被雷劈死,主席听说后,置之一笑,马上指示减少征粮数量,是他老人家深切体会到老百姓的艰辛所至。隋文帝把贫苦大众吃的糠掺豆屑拿给文武百官看,流着眼泪责备自己对不起百姓。出行遇到大批逃荒的难民,沿途主动避让老弱妇孺,经过危险路段则命令卫士扶助挑担负重者安全通过。可以想象,在饥肠漉漉背井离乡的逃荒路上,皇帝一定会知道很多怨骂自己的声音,但除了体谅还能怎么样呢!历史的教训和深刻启示,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、慎重对待吗?现在的群众同样在骂,但不是骂自己的祖国,而是骂贪官污吏,骂权大于法,骂社会缺乏公平公正,骂贫富差距越拉越大,骂地方政府与民争利,骂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丑恶现象。我认为,同胞们骂得有理!骂得准确!骂得发人深思!在他们的骂声中蕴含着真挚的爱国感情。如果连这样都不能理解或无法容忍,则会令到大家都不再出声。须知道,群众有骂就表示着寄予很大的希望,如果到处一片沉寂,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赞颂在带给人愉悦的同时,也会令人产生陶醉,毛主席晚期的重大失误,与当时的举国狂热崇拜有密切的关系,其起到推动性作用的严重程度,是历史上罕见的,对此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赞与骂之间的轻重缓急,相信大家不难作出实事求是的判断。只有真正的智者,才会善于从国人的骂声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进步。古人又说:“为官者能做到丝毫不贪,仅仅是最起码的优点,小小的贪腐就足以构成很大的罪过。”西方国家的民众把批评政府,指责官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把所谓的政绩看成是政府和官员们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份内事,根本不需要赞扬。但他们即使犯下小小的错误,也是非常对不起选民,应该责骂。这与我们古人说的是同一个道理。现代的齐奥塞斯库,萨达姆,穆巴拉克都是著名的独裁者。他们在位的时候,无不刻意引导其国人为自己歌功颂德,建馆立像,企图长期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,谁知事与愿违,最后都落得了惨淡的下场,这是全世界都已经见证的事实。任何政党或政府的成败得失,都是由其自身行为决定的,赞与骂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行为实质,只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取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可惜,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爱好吹捧,厌恶批评,喜欢赞颂,拒绝指责,掩饰错误,遮盖过失。即使是小官也要显示大威风,在老百姓面前摆出一贯正确的样子,很少见到有知错即改的。地方官在与民争利的时候,遇到抵制就采取高压手段,而且往往说出令人震惊的大话。唉!连古代为官者都干不出来的恶劣行径,为什么当今的公仆反而将其当作能力和政绩的体现呢?偶然见到地方政府因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而作事后道歉,官方主导的舆论,马上大加赞扬,官府表面矜持,实则矜贵。把本来一百个应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不起的品格高尚行为。老百姓虽然心里有看法,但也无可奈何,只能被动接受。胡锦涛主席在“七一”重要讲话中说:“我们应该拜人民为师,真诚倾听群众呼声,真实反映群众愿望,真情关心群众疾苦,做到知民情,解民忧,暖民心。”国家元首对自己的国民这样谦恭礼敬,态度诚恳,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!足以成为全国官民的典范、未来者的榜样。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阶层,多一些有识之士,少一些有饰之士或有色之士,能够冷静地客观地对待国人的赞与骂,并使之转化为国家进步的动力。那是国家的福气,百姓的幸运,可谓功德无量啊!

作者:xy.sandy

....

热门资讯